多点网

眉山市中医院违规手术祸害患者及其家庭

 四川省眉山市中医医院采用欺骗的手段,超范围、超权限为患者实施神经外科手术,损伤患者脊髓致重大伤残。患者术后至今仍需长期护理、长期康服和药物冶疗,一家四口陷入绝境。
  2012年6月,患者因疑有结核症状到眉山市中医院就诊,在入院治疗一个月后查出“胸7~9椎管内、脊髓外肿瘤”。当时中医院的脑外科副主任医师石柳,在看了检查报告后告诉患者:华西医院的手术已排满,患者要求转省华西医院短时间内无法安排手术,并一再向患者强调只是一个简单的减压手术,保证不会损伤脊髓。最后让患者同意,让他为患者主持实施了“椎管内占位切除手术”。手术过程中实施分离造成脊髓损伤,致患者双下肢不同程度截瘫。术后四川大学华西医院院外病检诊断:胸7~9椎管结核性肉芽肿。
  患者尚在中医院康复治疗期间,东坡区卫生局委托眉山市医学会和省医学会分两次组织医疗事故技术鉴定,两次医疗事故鉴定的结论:患者的脊髓不全性损伤,与医方的医疗行为无因果关系,不属于医疗事故。后来出于无奈,患者到成都蓉城司法鉴定中心做了司法鉴定,司法鉴定结论:眉山市中医院的诊疗行为存在过错,其过错与目前的双下肢不全瘫存在因果关系,医方应承担70%~80%的责任,损伤所致伤残等级评为IV(四)级。
  患者在去做了司法鉴定后才知道,之前市、省两级医学会在组织医疗事故鉴定时存在严重违法、违规的情况:在两次医疗事故鉴定前,中医院都没有提供全套病历给患者,鉴定时医学会也没有组织双方对病历进行质证;患者无法对中医院篡改、伪造病历,以及医院向医学会提供的病历是否具有真实性、完整性和合法性发表意见;两次鉴定,现场专家都没有对眉山中医院限于设备和条件不能诊疗患者的疾病和当事医生没有资格单独实施四类神经外科手术进行认定;两次医疗事故鉴定结论都与病历中记载的事实明显不符、并相矛盾,都是不真实的;更为恶劣的是,当事医生石柳是眉山市医学会鉴定组专家成员,并且不顾患方的强烈反对,坚持在现场全程参与了鉴定,并且眉山市医学会没有组织涉及患方疾病主要学科的结核科专家参与鉴定,眉山市医鉴委专家库成员不具备该项医疗事故技术鉴定条件,眉山市医学组织该项医疗事故技术鉴定严重违法。
  眉山市东坡区人民法院、眉山市中级人民法院在审理患者与眉山市中医院的医疗损害侵权责任纠纷案中,均未对院方提供的《医疗事故鉴定报告书》在该案中的适用性、合法性进行审查,仅依据单一的医疗事故鉴定结论作为医疗损害侵权责任纠纷案判案的唯一标准,(2015)眉东民初字第3256号判决、(2016)川14民终306号判决,两次判决均不同意患者申请医疗过错司法鉴定的请求明显存在认定事实不清、认定事实错误和适用法律错误,(2016)川民申3595号裁定,驳回起诉错误;眉山市区、市两级法院的判决是在故意偏袒眉山中医院,帮助医院掩盖违规手术引发重大医疗事故的事实。患者不服眉山市中级人民法院的判决向眉山市人民检察院申请再审,市检察院在该案审查监督过程中,主办该案的检察官不但对患者指出的医学会组织医疗事故技术鉴定时存在的违法违规情况不闻不理,并且还公然无视患者提供的新的证据《成都蓉城司法鉴定中心司法鉴定意见书》从技术角度,证真、证伪全面性进行鉴定,具有合法性和客观、公正性,符合侵权责任法的要旨,在该案中应当依法采信;不顾患方一再强调《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中有明确规定:有了新的证据,足以推翻原判决裁定的,人民法院应当重审。公开目无国法,坚持认定法院在办理该案时,以医疗事故鉴定报告结论作为判案的标准,作出的民事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程序合法;是典型的官官相互。眉检民(行)监[2017]51140000024号眉山市人民检察院不支持监督申请决定书裁定不支持患者的监督申请,是枉法裁判。
  以上所有经过和事实充分证明:正是本该救死扶伤的医院,损害了患者的身体健康;篡改、伪造的病历成了医学会非法组织医疗事故鉴定的依据;荒唐的鉴定结论又成了法院、检察院判案的唯一标准,本该公正、正义的法院、检察院,不公正的判决裁定,又让患者双眼含泪、心底流血。这就是发生在四川省眉山市,相关单位、部门官员在处理医疗纠纷时,玩忽职守、官医勾结、掩盖事实真相、包屁责任医院和医生,把本已伤痕累累的患者逼向无底的、痛苦的深渊,彻底摧毁患者原本幸福美满的家庭。
  为了维护法律的尊严和公正、公平,维护患者的合法权益,维护社会稳定。请有关部门查明事实真相,依法依规查处本案及相关责任人,还患者一个公道。

  此 致

  四川省检察院、省纪检委
  最高人民检察院、国家监察委员会、中央纪检委

  以上事实如有虚假,本人(患者)承担一切法律责任(xfwq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