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点网

尔康制药财务造假 高管却早已“割了韭菜”

  中新经纬客户端8月13日电(高晓锳)8月12日晚间,一则涉及诉讼事项公告,又将尔康制药(300267.SZ)的财务造假案件重新呈现在大众面前。

  公告显示,尔康制药收到湖南省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出具的《应诉通知书》等相关法律文书,涉及125起证券虚假陈述责任纠纷案件,诉讼金额共计3584.16万元。

  财务造价 尔康制药咎由自取

  故事爆发于尔康制药6月13日披露的一则《行政处罚决定书》。湖南证监局在2015年调查发现,尔康制药全资子公司湖南尔康(香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尔康香港)从另一全资子公司湖南尔康(柬埔寨)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尔康柬埔寨)购入的200吨改性淀粉通过广州某食品公司、上海某实业公司等中间商间接销往尔康制药;2016年,尔康香港将从尔康柬埔寨购入的1878吨改性淀粉通过广州某食品公司、上海某实业公司等中间商间接销往尔康制药。

  而实际上,尔康制药从全资子公司全额现款购入原料不具有商业合理性,商品所有权上的主要风险和报酬没有发生转移,相关经济利益没有实际流入,商品的实际控制权没有发生转移。

  同时,尔康柬埔寨216吨改性淀粉销售退回未确认。2016年,尔康柬埔寨销售给加拿大S公司改性淀粉一批,客户提出产品存在均一度指标不达标,要求退货,在得到同意补偿损失的口头承诺后,2016年12月,加方将其中216吨低价处理,尔康制药对销售退回未做账务处理。

  综上,尔康制药2015年年度财务报表虚增收入约1806万元,虚增净利润约1586万元,占当期合并报表披露营业收入约17.56亿元的1.03%,披露净利润约6.05亿元的2.62%。2016年年度财务报表虚增营业收入约2.55亿元,虚增净利润约2.32亿元,占当期合并报表披露营业收入约29.61亿元的8.61%,披露净利润约10.26亿元的22.63%。

  湖南证监局彼时根据当事人违法行为的事实、性质、情节和社会危害程度,依据《证券法》第一百九十三条第一款之规定,决定对尔康制药责令改正,给予警告,并处以60万元罚款;对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帅放文给予警告,并处以30万元罚款。

  上海市东方剑桥律师事务所证券索赔吴立骏律师接受中新经纬客户端(微信公众号:jwview)采访时表示,60万元是证券法规定的最高额度,至于犯罪成本的确定,这牵扯到证券法修改的问题。

  半年报业绩“现原形” 投资者如何维权

  就在湖南证监局下发《行政处罚决定书》两个月后的8月13日,尔康制药迎来了投资者的大规模索赔。索赔诉讼以证券虚假陈述责任纠纷为由,共涉及两起案件。其一,诉讼原告为张都亲、葛鉴钟等77名自然人,请求判令尔康制药赔偿原告的各类损失合计约2378万元;判令尔康制药承担案件的诉讼费用。其二,诉讼原告为周东、李鹏等48名自然人,请求判令尔康制药、帅放文赔偿原告的各类损失合计约1206万元;判令尔康制药、帅放文承担案件的诉讼费用。原告共计125人,要求尔康制药就前述信息披露违法行为承担民事赔偿责任,赔偿共计3584.16万元。

  吴立骏律师表示,本案件管辖法院为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由于全国各个地区的法院对证券造假索赔案件认知水平不一样,可能会导致判决结果认定原则不统一,判决胜诉概率不同,这也带来了机遇与挑战。

  值得注意的是,7月13日,尔康制药披露了上半年业绩预告,业绩大幅下滑,报告显示,报告期内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约2.16亿元-2.92亿元,同比下降31%-49%。

  尔康制药2018年半年度业绩预告 来源:公司公告

  尔康制药对此表示,受医药行业环境和行业政策的影响,公司生产的改性淀粉、淀粉囊等产品的销量与去年同期相比出现下滑。同时,公司加大产品市场推广力度,2018年半年度销售费用较去年同期也有所增加。

  而对于此次诉讼事项对公司利润的可能影响,尔康制药回应称,此次诉讼尚未开庭审理,在诉讼审结之前,对公司利润的影响存在不确定性。业绩的下滑和造假的事实让投资者不得不担心自己的“荷包”。

  吴律师说,目前律师事务所正在征集2016年4月6日至2017年8月9日(含当日)间买入尔康制药股票,并在2017年8月10日(含当日)后继续持有或卖出该股票的受损投资者,帮助他们进行索赔,投资者可自己或者委托专业律师就此案进行维权。

  董事长早已“割了韭菜”

  造假事件发生后,证监会新闻发言人高莉表示,有的上市公司出于粉饰业绩、炒高股价等目的,披露虚假的经营和财务信息,有的信息披露义务人隐瞒重大事项,侵害中小股东的知情权,严重违反市场“三公”原则,侵犯了广大中小投资者的合法权益,侵蚀资本市场健康发展的诚信基石,造成了极其恶劣的影响。证监会对信息披露违法行为始终保持高压态势,一旦发现必将果断亮剑,重拳出击,坚决查处信息披露违法行为并依法追究相关行为人的责任。

  而自尔康制药收到证监会下发的《行政处罚决定书》后,似乎也在积极“想办法”,投资者赔偿事宜似乎已被提上日程。尔康制药董事长帅放文在被立案调查期间曾保证,将竭尽全力赔偿投资者损失,即使拿出全部身家也在所不惜,“只要我活着,就要把它全部赔掉”,态度可谓“让人欣慰”。

  然而,直到目前,投资者也未收到具体的赔偿方案,在互动交流平台上,面对投资者提出的关于赔偿的问题,公司回复称,符合赔偿条件的投资者有权依照相关法律法规维护自身权益。言外之意是,希望投资者通过司法途径解决,公司不会主动赔偿。

  尔康制药在投资者交易平台回复 来源:全景网

  回看股价,自财务造假暴露后,股价从2016年5月8日的12.73元/股,一路下跌,打回4年前水平,截至发稿,尔康制药股价报收4.07元/股,跌幅0.97%。而这一切,董事长帅放文似乎早已料到,早在财务造假期间,已通过大笔减持赚的盆满钵满。

  公开资料显示,帅放文及其妻子曾多次大笔减持。据统计,夫妻二人分别在2016年12月13日-16日,2017年4月28日,2017年5月5日通过大宗交易方式减持,累计减持1.03亿股,套现12.36亿元。

  除了帅放文夫妇减持套现外,帅放文的妹妹帅友文、帅瑞文,以及帅放文夫妇的关联亲属共计6人相继实施了减持,合计套现约0.13亿元。(中新经纬APP)